爽爽

假面骑士的末世到了!

那个男人的华之上(1)

刀x主,女审神者,审神者为乙女游戏《即刻出阵恋战》里的女主角御柳华。

请务必先百度一下《即刻出阵恋战》这个游戏,有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在B站上看看攻略过程

本文为织田信长线BE后的故事,对BE做了一些改动:将织田信长生死不明,女主因悲痛过重陷入长年沉睡改为女主只沉睡了几日,此后以战利品的身份成为伊达政宗的侧室

与正史有严重不符

苏苏苏,ooc ooc ooc

全篇核心为刀男们NTR了原主的老婆

还有一些废话在这里,请务必看一下http://69520best.lofter.com/post/1e004126_b8b13b8

Are you ready?Go!!

“吾将你的国家卷入战争,令你无家可回,吾夺走了你的一切。但是,恨也好,爱也好,吾绝不会放手。”黑暗之中,低沉的男声仿佛宣誓般在耳边诉说着。

睡梦中的女子猛地睁开眼,“又是那时的梦吗……”。她缓缓地从办公桌上支起身,环视着周围依旧有些陌生的的摆设,不禁想起了那日发生的事。

那日,华姬正独自在房内看书,突然感到一阵眩晕。这对于自当年之事发生后便一直身体不好的华姬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之事。正想开口唤来侍女之时,却无力的昏倒在地。醒来时,已经身处在这个房间中,面前蹲坐这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狐狸。“您终于醒了。”正在华姬迷茫之时,狐之助开口说道。这只狐狸在说话吗?华姬有些惊讶,却并未慌乱,只是冷静的开口问道:“这里是何处?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吗?”“哎呀,您还真是冷静呢。”这下轮到狐之助有些惊讶了,但他依旧详细的交代了前因后果。

“也就是说,我在晕倒后生魂离体来到了这个时空缝隙中,而你们是在此地与一群妄图修改历史之徒战斗的人。你们无法送我回去,所以希望我成为审神者参与到你们维护历史的战斗之中吗?”说完,不等狐之助回答,便有些讽刺的开口说:“既然知道我是谁,想必也明白我比谁都希望改变历史吧。”

“即使您当年在被抓之时就选择自裁又或是在最初之时选择了别的道路,历史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哦。”狐之助似是看穿了华姬的心思冷静地说,“无论您怎样选择历史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是历史若真的改变了,是绝对不会向您希望的方向改变的,只会越发糟糕。”

“如此看来,我似乎只能接受了。”华姬有些苦笑的开口说道,“况且这样,总比回去的要好。”

“那么,便恭喜您上任了,华之上。”

 

 “您身体不舒服吗,华之方?”一进门便看到了正对着文件发呆的审神者,烛台切光忠担忧的开口问道。“啊,没什么。”沉浸在自己思绪中被打断的华姬,看着面前这个与伊达政宗有些微妙相似的付丧神,,语气不禁冷淡了几分。但是烛台切光忠却并不在意面前人的冷淡,面带笑容的开口说:“您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可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刚刚我去万屋时,有看到金平糖,便买了一些回来。”说着便拿出几颗放在华姬的手中,用带着几分怀念的口吻说道,“说起来您一直都很喜欢吃金平糖呢,政宗大人每次去您那里时都会带上一些,就连平时也随身带着呢。”

然而这在烛台切光忠口中的昔日趣事,却仿佛刺激到了华姬一般,她猛地站起身,僵硬的留下一句:“我想出去透透气。”便留下有些迷惑的烛台切,快步走出了房间。

写在后面的话:

 

开头那句话是织田信长线普通结局里信长公对女主说的话

女主对伊达政宗属于爱恨交织的感情,并不是很想提起伊达政宗。然而这里烛台切认为女主只是天生性格冷淡,其实和笔头感情挺好,所以一直提笔头(不过放心,NTR少不了烛台切麻麻)

关于里面出现的“华之上”“华之方”啥的,我稍微查了一下,日本古代对女子的敬称,貌似是不管结婚还是未婚都可以叫xx之上,而对于贵族的侧室,就叫xx之方,姬的话是叫未婚的姑娘的,不过我在看源氏物语(丰子恺翻译)的时候看里面在写谁的时候都是直接叫xx姬,所以我也直接用了这种。








评论(7)

热度(11)